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>新聞中心>舟山新聞

尋找共和國同齡人|車輪上、電話里……70年來的變化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

發布時間:2019年08月29日 15:50    來源:舟山晚報 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

  我和我的祖國

  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

  尋找共和國同齡人


  聽到“叮咚”一聲,生于1949年的孫信昌知道,這是手機里有新消息了。打開手機一看,果不其然,當年66屆的同學群里發了通知,說打算開個同學聚會。“想當年出差打個電話回舟山都要等一天的時間,現在打電話都能看見人影了。”孫信昌一邊回復消息,一邊感嘆說。這在以前是想都想不到的事啊。

  改革開放后,生活方方面面迎來了變化

  我是小沙人,上頭有四兄弟和一個姐姐,我是家里的老幺。家里兄弟姐妹多,生活也困難,尤其是三年自然災害的時候,沒東西吃,一個芋艿都要賣到8角,那段日子真的是吃過糠、番薯根,什么能吃的都拿來吃了。

  日子漸漸有了起色還是在改革開放之后,那真的是衣食住行各方面都有了變化,到了后來變化快得我都有些跟不上了。

  改革開放在農村帶來的第一個改變就是土地分開了,這塊地能夠由我們自己做主了。要知道在改革前,我們都靠生產隊分下來的口糧,管得嚴的時候,多養一只鴨都不行,生活確實好不起來。

  改革開放以后,我家分到了三畝七分地,因為我丈人丈母娘的地也都分到了我家。這一分,家里一年收到的糧食直接翻了好幾倍。原來在生產隊的時候,我們兩口子干活,一年下來能分到一千多斤糧食。等分了地自己種以后,一畝地就有六七百斤糧食可以收,再種個雙季稻,一畝地一年也有一千多斤的糧食產量。三畝七分地,你想想能收上多少糧食啊。

  雖然那時候糧食收上來多了,但由于我們都是挨過餓的一代人,所以即使有多的糧食也不舍得賣掉,把那些往年的陳谷也都藏在家里。那時村里很多人家都這樣,都餓怕了,家里沒點糧食藏著不放心。直到后來,生活條件變好了,大家都不愁吃不愁喝了,村里的地慢慢也沒人種了,都給種糧大戶統一種了。

  車輪上的變化,出差行程一再縮短

  以前土地沒分開的時候,村里那些從事木匠等手工業的人得向生產隊上交一定數量的錢,這是用來補工分的。不交這份錢,是不能額外去干那些活的。土地分開之后,干活也沒了限制,大家在種地之余還能額外去打打零工。那時候工廠也都慢慢造起來了,不少人都進了廠當工人。

  30歲出頭的我也進了我們小沙的金鷹公司當一名工人,主要負責跑外勤,去山東、江蘇、四川、湖南、湖北等地推銷紡織配件、催收貨款。當時我的工資是32元一個月,出差有5元一天的補貼。每次出差,一去就是幾個月,不像現在去哪里出差就是哪里,那時候交通不便,出門一趟不方便,所以出差一趟要跑好幾個地方,把幾個地方的業務都給辦了。

  我還記得第一次去重慶出差,那叫一個奔波。先從舟山乘南湖輪到上海,然后乘車到上海火車站,再乘著火車去重慶,在火車上要待54個小時,那時候這樣的速度已經算是“特快”了。一趟火車坐下來,腿都坐腫了。火車上只有一條小小的過道,54個小時只能硬生生坐著,有時候打打瞌睡,時不時摸摸內口袋里的錢。那時候沒有現在的銀行卡,出門都是背著現金,一般都是10元面額,藏在衣服最里面的夾層里,總要經常摸摸才放心。

  現在看來那時候的“特快”也不過如此,但當時很多人都沒什么機會乘火車。我記得來回重慶,汽車、輪渡、火車加起來一共花了600元不到。當時的工資是120元一月,在火車上我也不舍得買東西吃,吃的都是自己準備好的方便面、奶油面包等。

  50多個小時乘火車的經歷實在太苦了,后來我就乘著長江輪去重慶。耗時只長不短,上行要七天七夜,下行回來也要五天五夜。時間雖長,但沿途風景是真好看。我到后來一直和別人說,想要旅游哪里都不用去,去乘一趟長江輪就可以了。

  后來我不怎么出差了,也很少出門旅游,但也從新聞中知道現在的交通發達多了,遇上緊急情況,當天就可以到另一個城市,出差一趟都不像我們那時候那么麻煩,需要花上個好幾天。

  以前打個電話要一天時間,如今電話鈴聲已不再響起

  那時候出門在外,和交通一樣麻煩的是打長途電話。從重慶打個電話回舟山,我常常要從早上等到晚上。因為那時候的電話得一級一級接下來,等接到舟山通知廠里的人已經是晚上了,不像現在手機一拿起就能溝通。

  那時候要打電話,早上就要去郵局了,打完后工作人員會告訴你,大概幾點鐘會打回來,到時候提前去那里等著就可以了。等到能打通了,會有人叫號,幾號可以打電話了。現在年輕人聽到估計都不能想象,但那時候打電話就是這么一級一級接下去的,電話打到定海了還得轉去小沙,然后再轉到我們廠里。

  正是因為打電話太麻煩了,所以那時候即使我一出差就是幾個月,也不怎么和家里聯系。一般都是遇上我不能決定的事,才會打電話回廠里請求指示。

  有一回我去催債,到了之后,那家廠已經倒閉了,要錢沒有,只能用布匹抵債。布匹抵債還要涉及到運輸問題呢,我決定不了,只能打電話給廠里,起碼等了五六個鐘頭電話才接通。

  那時候,家里基本都沒電話,我們村里倒是有一部。后來,條件好了,每家每戶才開始慢慢裝上電話。我們家算是裝得比較早的,在我四十多歲的時候,就花了三千多元裝了一部電話,要知道那時候工資也只有一百多元一個月,但由于我經常要出差,客戶有時候要找我不方便,才咬牙裝了個電話。有了電話后,村里其他人會經常來家里借電話,以前都要請人帶信,現在打個電話就快多了。

  不過那時候打電話也有缺點,那就是打過去對方不一定在,要一級一級通知。后來有了BP機,就方便了許多。BP機一響就說明有電話來了,根據屏幕上的號碼,找個附近有電話的地方回過去就好。那時候買了BP機的年輕人有些特意把BP機顯眼地別在腰間,那也算是條件不錯的象征了。

  到了后來,大哥大就來了。不過大哥大太貴,我沒買,等到后來諾基亞來了,我才買上手機。真正能夠實時接電話的時代到來了,在電話前等鈴聲的日子算是過去了。

  手機開始普及后,家里的電話鈴聲就慢慢不再響起了,我家后來連電話都取消了。幾年前,我們幾個老同學還在說起,說不定以后打電話人都可以看見了,現在才幾年工夫啊,就真的能夠視頻了。我現在也有智能手機,還能看看新聞,不出門就能知道天下事。這真的在以前你說能想到嗎?

  鄉間起新樓,農村通汽車,生活里的變化也大了

  出差的路上看到了不少70年來的變化,回頭看看自己村子,這變化同樣大得讓人不敢想象。

  以前從小沙去定海城關,一天的公交車也就兩三個班次,每個班次都擠滿了人,座位那是別想了。公交車要5角5分一趟,是當時半天的工資。價格不便宜,但每趟車上都是人,一般都是站的。有些擠不上或者舍不得車費的就靠兩條腿走路,走上三個小時也就到了。那時候我們去城里賣農產品,都是凌晨三點起來走三個多小時到定海城關來賣的。要來賣東西乘公交就太晚了,而且挑著扁擔一般也擠不上公交。

  改革開放之后,進城打工的人多了,公交車班次也慢慢多了,站點也變多了。現在乘一趟公交,只要兩三元錢,更不用說老年卡了。冬夏都有空調,坐著再舒服不過了。村里的小汽車也變多了。現在節假日的時候,村里停車場上有幾十輛汽車停著。

  這些汽車旁邊也都是氣派的樓房和別墅。我還記得當時40歲的時候,家里終于蓋了樓房,那時候是我們村里第三戶蓋樓房的,花了一萬八千元,蓋了三幢二層樓和一間平房,現在農村也都是別墅了,樓房已經說不起了。

  線索征集:

  如果您也是共和國同齡人,想通過舟山晚報講述自己的經歷,請告訴我們,我們將聯系專訪,采訪線索請致電13857215888。

原鏈接:  
  已推薦|889
標簽:電話;火車;改革開放;重慶
關于舟山網(大海網)| 聯系我們| 網站聲明| 網站律師| 網站制作| 在線投稿

Copyright ?2019.舟山國際互聯網新聞中心、舟山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0580-2828236

主辦單位:中共舟山市委宣傳部、舟山日報社、舟山廣播電視總臺 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33120180012 新出網證(浙)字7號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浙B2-20090004 AVSP:1110532號 浙公網安備 33090202000366號

富豪生活在线客服
黑龙江快乐十分钟结果是多少 网络手机捕鱼 北京十一选五体彩开 云南十一选五昨天开 福彩黑龙江p62走势图 特马是啥意思 九游怎么开挂 快乐10分今日开奖结果 哪里有足彩比分推荐 微信股票群聊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黑龙江11选5前三 七乐彩 送金币的棋牌游戏? 山东群英会遗漏号 微乐吉林麻将手机版